帳號:
密碼:
    送出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











 ● 荊棘鳥的美麗與哀愁
荊棘鳥的美麗與哀愁
內  容:

我不能向人打聽一位白衣勝雪的女子,因為我不能開口。

我吹著一片葉子,從太陽東邊走到太陽西頭,

從月兒圓圓走到月兒彎彎,走到葉子失色枯萎,

星星眨巴著眼睛,看我空著的雙手。

天空有如絮的雪花散落,讓我想起夢中飄零的花雨。

我在皚皚雪原上踩出咯咯吱吱的聲音,

又從地凍消融的泥濘中將雙腿艱難抬出,又從草青走到草黃。

又是一個萬物凋殘的季節,我來到一個奇異的山口,

看到一片美麗的森林。我嗅到馥鬱的花香,

我聽見小蟲竊竊的私語,我看見七色的鳥兒在天空飛舞,

終於,看見那女子在林中靜靜守侯。

霎那間,一陣狂喜充盈於我的胸口奔流竄動。

我放下旅途的沉重,久違了,我不曾回過的家園,

久違了,那如花兒般綻放的笑容。

我見她回過身來,嘴角雖掛著歡欣,眼中卻是無盡的哀傷與憂愁。

我心中雖不解,卻沒停下疾行的腳步。

她的臉上卻堆滿了擔憂與慌亂,

我聽她大聲地呼喊著甚麼,似乎是“不要過來”。

疑慮之際,一聲如雷轟頂的晴天霹靂將我擊倒。

遙遠的天空傳來蒼鬱的聲音:

“這是你曾背叛過的土地,你不可以再回到這塊故土!”。

我無助的望著她,她在搖著頭,已滿臉是淚。

她幽幽地告訴我,她不可以跟我走,

因為她是這裡的花神,她指著這林中的密布花樹,

那樹上長滿了荊棘與含苞待放的花朵,

只要她離開一步,這裡所有的生命都將凋零枯萎,永劫不復。

我站起身奮勇地一次次衝向這夢中的家園,

衝向這原本屬於我的土地,衝向我那眉黛如畫的女子,

卻一次次地被天地間的種種外力阻止,被擋於無形的屏障之外。

我一次次的跌倒,一次次的爬起,一次次的血流披面,

而她也一次次的哭喊著阻止,為我一次次的倔強掩面慟哭。

我最終敗下陣來了,奄奄一息地躺倒在地上,

被從天而降的傾盆大雨澆得渾身冰冷。

我血流不住的臉貼在柔軟的土壤與青草上,

看著雨水和泥水混著我的汗水和血水,四下流去。

我抬起頭來,看著她,卻笑出來,笑自己是個啞巴,

在這樣的時刻,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哭得雨打梨枝,

自己卻連一句安慰的話也說不出來。

我坐起身子,撕下一片葉子,迎著風雨 “嘶嘶嗚嗚”地吹出聲來。

雨好大,從天黑下到天明,又從天明下到夜色沉沉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天終於晴了。

我站起身,絕望地向她揮手,

我的眼睛早已模糊,看不清楚她臉上的表情,

只見她在風中飄舞的衣袖.......

於是,我毅然化為一隻青鳥,

撲向那佈滿荊棘的花樹,尖利的荊棘刺入我的胸口。

霹靂的怒喝也不能阻擋我,我驕傲地抬頭,仰天長嘯,

我詫異不曾出過聲的我,竟有如此美妙的歌喉。

我向她微笑,我對她婉約的歌鳴,

歌聲隨著我的鮮血傾瀉於這滿林的荊棘之間,

周遭所有的生命之花在這刻一齊綻放。

逐漸模糊的視野中,我分明的看見她含著盈盈的淚水向我微笑。

我記起來了,在我獲得生命的那一瞬間,

有一位白衣勝雪的女子在我身上留下一滴淚,

從那一刻起,我以泣血的翅膀搏擊逆風,翱翔於藍天.......

讓我用最後幽怨的鳴聲,譜下可歌可泣的樂章,

不求天地會動容,只想向她表達我至死不渝的眷戀....

 
 回覆
荊棘鳥的美麗與哀愁
發表回覆
姓名
文章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