帳號:
密碼:
    送出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











 ● 備胎的眼淚
備胎的眼淚
內  容:

Text/ 張小嫻

一個女孩跟我說:「總有人當著備胎,然後,備胎有備胎的備胎。」聽到這話,我禁不住笑了。能夠道出這番話,也應該是當著備胎或是當過備胎的吧?說不定她也有她的備胎。

到底要有多愛一個人,才會願意當他的備胎?又要有多麼不愛自己,才會願意當別人的備胎,隨時隨地準備為他墊空檔?備胎已經夠可憐了,備胎的備胎又是什麼光景?每一個備胎或是備胎的備胎也都知道自己是個備胎嗎? 

人為什麼會有備胎?要是已經擁有一個深深愛著的主要輪胎,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是不需要備胎的。備胎是空虛和寂寞的時候用的。

備胎有什麼好啊?是不是因為他永遠不會對你說不?當一個男人打電話給他的備胎情人,對她說:「我現在很想見你。」她立刻就會奔赴他。她把自己打扮得要有多漂亮就多漂亮,迫不及待去滿足他的需要。等他睡著了,她幽幽地穿回衣服,自個兒像輪胎般滾下床,滾回家去。回去的路上,她擦著化妝已經糊掉的一張臉,恨自己,也憐憫自己。為什麼明知道是備胎還是無法對他說不?為什麼就不能活得稍微有點尊嚴,不做他的免費妓女? 

她流著淚跟自己說:「我再也不要見他,再也不要愛這個人!」 

可是,下一次聽到他的聲音,她還是會心軟,還是很沒出息地答應他那些自私的要求。是的,她只想得到他,哪怕得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小得隨時會從指縫間溜走,她卻把那很小的一部分緊緊摟在懷裡,對自己說:「他是愛我的,他只是暫時離不開那個人。總有一天,他會跟我在一起。」 

要不是這麼想,是會瞧不起自己的。可是,我們幾乎從來就沒有見過備胎後來變成主要輪胎。這份見不得光的愛,從一開始已經知道結果。 

因為他不會是主要輪胎,你才會把那個人當成備胎。不是不愛他,卻也談不上愛,才會讓他當備胎。你不想失去他,他挺好的啊!備胎總是溫柔的,因為你不用跟他過尋常日子,也不用一起面對生活裡的瑣碎。你卻也不怕失去他,他是永遠可以失去的。 

我好像從來沒有備胎,也沒有當過別人的備胎。你愛那個人,你不會捨得讓他當備胎;你不愛那個人,又何必要他守候在那兒?備胎難道不也是一個負擔嗎?他說過不介意,他好像甘之如飴,然而,時間長了,他還是會介意的,他終究還是希望你最後會選擇他。每一個癡心的備胎都是抱著這樣的幻想過日子的。 

親情可以單向,愛情卻不;愛情的轟烈卻也是親情沒有的,唯其如此,人們才會義無反顧地奔向愛情。只是,這樣轟烈纏繞的感情並不是一個人可以獨自完成的。

一個人心甘情願當著備胎,以為愛的是對方,他不過是跟自己戀愛。他自己感動自己,自己回答自己,自己呼應自己,既高尚也卑微,既自戀也自毀。可惜,這樣的單思注定無法綿延一輩子,流著淚醒來的那天,他突然明白,自己跟自己談的戀愛太孤單,也太蒼涼了。從今以後,找一個我愛的人,他也愛我,這樣的愛情雖然終歸要落入瑣碎的生活與尋常日子,卻是溫暖的,是沒有代替品的

 
 回覆
備胎的眼淚
發表回覆
姓名
文章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