帳號:
密碼:
    送出 忘記密碼 加入會員











 ● 銀座當紅女公關「以心傳心」溝通術
銀座當紅女公關「以心傳心」溝通術
內  容:

 

書寫力量遠勝話語

 

通訊和科技發達,許多人對於拿筆寫字已經越來越陌生。
但是失聰的
日本銀座女公關齊藤里惠光靠筆談,就能讓客人覺得賓至如歸,也因此奠定了她在銀座的地位。

 

酒店女公關每天面對形形色色的客人,要抓住客人的心,絕非易事,因此,每位女公關都要摸索出自己的生存之道。銀座有位女公關非常與眾不同的是,她聽不見聲音,只能靠筆談與客人溝通,如此竟也能在這個困難的行業中闖出一片天,她就是齊藤里惠。

 

今年二十六歲的齊藤里惠,一歲十個月的時候得了髓膜炎,發高燒帶來的後遺症,就是完全喪失聽力,從此活在無聲的世界裡。雖然如此,她的父母仍讓她上普通小學,也和一般小朋友一樣,學習游泳、鋼琴、芭蕾、書法等各種才藝,其中影響她最深的,就是從四歲一直學到小學三年級的書法課,因為她發現「只要用點力,寫出來的字就又粗大、又雄壯;但是如果心中雜念過多,筆下的字就會變得像發抖的蚯蚓一樣毫無骨氣。」齊藤里惠悟出「寫出一手漂亮又正確的文字,和大家用美麗的聲音說話,有異曲同工之妙」的道理,於是在職場上善用書寫的力量,從此邁向成為銀座第一筆談女公關之路。

齊藤里惠高中休學後,在日本青森縣青森市的服飾店當店員,開始愛上每天能和許多人接觸的服務業。之後又到美容沙龍和酒店當公關,甚至轉到美女如雲的粉紅產業一級戰區東京銀座,無法和正常人一樣對話的她,靠著比一般人更敏銳的觀察力,加上一支筆的力量,讓她獨具特色。

 

客人進入店裡,坐定之後,齊藤里惠會從皮包裡掏出她的好夥伴:手掌大小的記事本和筆,開始和客人透過筆談來對話。她善用「拆字法」來分析事情,例如,一位客人因公司經營不順到店裡解悶,寫上「辛苦」二字後就開始灌酒。齊藤里惠於是靈機一動,在「辛」字上再加一槓,變成「幸」,說「辛苦,是通往幸福的途中」,讓這位客人感動到流下眼淚。

 

齊藤里惠看到佳句也會蒐集起來,應用在工作上。有位客人傷透腦筋,因為一名臨時員工態度高傲,目中無人,齊藤里惠給他的建議是「偶爾嚴格地教訓他一頓」,但是客人不知該如何措詞。於是齊藤寫下:「做事的方法只有三種:對的方式、錯的方式、和『我』的方式。」其實這是勞勃.狄尼洛(Robert De Niro)在電影「賭國風雲」中的台詞...(精采完整內文請見《今周刊》705期,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)

 

 

 

酒店女公關每天面對形形色色的客人,要抓住客人的心,絕非易事,因此,每位女公關都要摸索出自己的生存之道。銀座有位女公關非常與眾不同的是,她聽不見聲音,只能靠筆談與客人溝通,如此竟也能在這個困難的行業中闖出一片天,她就是齊藤里惠。

 

今年二十六歲的齊藤里惠,一歲十個月的時候得了髓膜炎,發高燒帶來的後遺症,就是完全喪失聽力,從此活在無聲的世界裡。雖然如此,她的父母仍讓她上普通小學,也和一般小朋友一樣,學習游泳、鋼琴、芭蕾、書法等各種才藝,其中影響她最深的,就是從四歲一直學到小學三年級的書法課,因為她發現「只要用點力,寫出來的字就又粗大、又雄壯;但是如果心中雜念過多,筆下的字就會變得像發抖的蚯蚓一樣毫無骨氣。」齊藤里惠悟出「寫出一手漂亮又正確的文字,和大家用美麗的聲音說話,有異曲同工之妙」的道理,於是在職場上善用書寫的力量,從此邁向成為銀座第一筆談女公關之路。

齊藤里惠高中休學後,在日本青森縣青森市的服飾店當店員,開始愛上每天能和許多人接觸的服務業。之後又到美容沙龍和酒店當公關,甚至轉到美女如雲的粉紅產業一級戰區東京銀座,無法和正常人一樣對話的她,靠著比一般人更敏銳的觀察力,加上一支筆的力量,讓她獨具特色。

 

客人進入店裡,坐定之後,齊藤里惠會從皮包裡掏出她的好夥伴:手掌大小的記事本和筆,開始和客人透過筆談來對話。她善用「拆字法」來分析事情,例如,一位客人因公司經營不順到店裡解悶,寫上「辛苦」二字後就開始灌酒。齊藤里惠於是靈機一動,在「辛」字上再加一槓,變成「幸」,說「辛苦,是通往幸福的途中」,讓這位客人感動到流下眼淚。

 

齊藤里惠看到佳句也會蒐集起來,應用在工作上。有位客人傷透腦筋,因為一名臨時員工態度高傲,目中無人,齊藤里惠給他的建議是「偶爾嚴格地教訓他一頓」,但是客人不知該如何措詞。於是齊藤寫下:「做事的方法只有三種:對的方式、錯的方式、和『我』的方式。」其實這是勞勃.狄尼洛(Robert De Niro)在電影「賭國風雲」中的台詞...(精采完整內文請見《今周刊》705期,各大便利商店及連鎖書店均有銷售)